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南縣文化>湖西文藝

懷念黃鼠狼 南縣 周劍民

2019年04月01日 瀏覽量:276 來源: 本站原創 作者: 周劍民

手机彩票官网平台 www.apwzp.icu 懷念黃鼠狼

作者:周劍民

在我鄉下老屋場的旁邊,一條新修的高速公路馬上就要通車了。村上的人們奔走相告,沉寂的村莊仿佛沸騰了。特別我們家的老鄰居,滿嘴就剩一顆牙的湯娭毑,更是喜笑顏開,逢人便說:“高速公路通了后,我到省城的曾孫家就方便了,出門就搭得到汽車,一天就能打回轉” 。

設計中的高速公路原本是要經過一大片農田的,考慮到要?;じ?,于是改了方案,繞了一個大彎,經過了一塊墳地。不到兩個月的時間,幾十座墳就搬遷完畢,政府給每個座墳補貼了幾百元的搬遷費,并且又找了一塊地,集中安葬。村里的老人都稱贊政府做了件一舉兩得的大好事:既修好了路,又遷好了墳。

這是一處老的墳場,有好幾十年的歷史了,有的家族在這里埋葬了三四代。然而,黃鼠狼也把這里當成了天堂,繁衍生息,安營扎寨 。隨著隆隆的推土機的聲音,一群正在冬眠的黃鼠狼驚惶失措,慌不擇路,紛紛作鳥獸散,四處逃竄。被機器掀開的洞穴里,還留下了它們沒來得及吃完的食物,以及用羽毛和織物壘成的溫床。

可是,事情到了這種田步,又有誰會關注和憐憫黃鼠狼呢!本來,黃鼠狼從名字上看,就有些特別,是鼠和狼的紿合體,故鼠性和狼性兼而有之。所以,自古以來,黃鼠狼就聲名狼藉,是陰險狡猾,為非作歹的代名詞。特別是“黃鼠狼給雞拜年”, 就從來沒安過好心腸,被人們深惡痛絕。別的且不論,單看它那細長的身體,蓬松的尾巴,短小的四肢,就知道它是一位能奔善跑,獨來獨往的“夜行俠”。再加上那尖尖的嘴,瘦瘦的腮,以及兩顆如豆的眼睛,異?;?,堪稱“作案” 的高手。

記得我小的時候,一天夜里,風呼呼地刮著,天黒得出奇。半夜三更之時,只聽得隔房的雞籠里,有一些響動,母親聽出有些異樣,一邊驚呼著:“黃竹筒(黃鼠狼)”來了,一邊催促我趕快起床,和她一起去趕黃鼠狼。我披上棉衣,躡手躡腳,點燃油燈,跟在母親后面去察看情況。在微弱的燈光下,只見黃鼠狼一口咬住老母雞的脖子,整個身體就蜷縮在雞的翅膀下。被咬的雞掙扎跳躍,但總甩不脫它。雞受到連續不斷地噬咬和喉管被撕開的痛苦,拼命地撲打著翅膀,也無濟于事,最終斃命。直到母親拿來木棒驅趕它,它才倉惶逃走。第二天,母親把這只老母雞燉著吃時,索然無味。母親喃喃地說,這個該死的家伙,雞的血被它吸走之后,營養都沒了!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黃鼠狼貪婪而又可憎的樣子。

然而,有一次獵捕行動,又讓我看到了黃鼠狼的另一面。

那是又一年的隆冬時節,天下起了鵝毛大雪,我領著我們家的大黃狗“財主”在田間狂奔,觀看雪天的冬景。天色將暗之時,我正準備回家,突然,在我的前方約五十米開外,一只黃樹狼為尋找食物溜出了洞穴。說時遲,那時快!“財主”見到黃鼠狼后,獵性大發,幾個猛撲,追了上去?;剖罄羌撇幻?,舍命逃跑,眼看就要追上了,只見黃鼠狼急中生智,來了一個大逆轉,一下子鉆進了洞穴?!安浦鰲貝雇飛テ?,跑到洞口邊,叉開前腿,頭伸進洞里,使勁地吹氣。我則拿看從附近撿來的樹棍,在附近逡巡,尋找出口。忽然,在離洞口約十米的地方,一片冬茅草掩蔽的溝渠邊,我又發現了一個出口。于是,我慢慢接近出口邊,手持樹棍,貓著身子,嚴陣以待。約摸兩三分鐘,黃鼠狼出現在了洞口邊,只見它探出頭來,轉動著黒溜溜的小眼睛,向外望了望,探聽沒有危險后,準備逃跑。正是它躍起的那剎那,我的樹棍應聲落下,不偏不倚,正好打在了黃鼠狼的頭上。頓時,黃鼠狼四腳朝天,全身抽搐,撲打著毛茸茸的尾巴,嘴里汩汩地流著鮮血,眼睛絕望地望著我。見此情形,我好象做了一件虧心事,即刻丟下手中“武器”,身子也不停地哆嗦起來。

后來,我把黃鼠狼當看戰利品帶回了家,把它剮了,毛皮用竹篾弓好晾干,賣到當地的供銷社,充作了一個學期的學費。

從此以后,我就再也沒有見到過黃鼠狼,腦海里永遠定格的是我親手打死的那只黃鼠狼。

今年春節過后,我去鄉下省親,遇到了多年不見,從外地打工好多年之后,告老還鄉的“麻拐”(小時候的綽號)。他說要好好招待我,讓我嘗嘗野味。我問是啥野味,他說年前他在屋后的竹林里,用鐵籠子關了一只黃鼠狼,又大又肥,已熏得油黃。說話間,他還不停地比劃著。我說謝謝盛情,我不吃,他不解。我說起那次捕獵的故事后,他也就悻然作罷了。

不知何故,我現在越來越懷念起黃鼠狼來了。姜戎的《狼圖騰》一書中說過:“狼的存在,是草原存在的生態指標。狼沒了,草原也沒了魂,草原的生活就變了質?!奔制槳莢凇痘襯罾恰分幸擦芯倭嘶襯釕攣魃討堇塹鬧種質率島屠磧?。狼,作為一種強大的物種,隨著人類的無情威逼和恣意獵殺,將有滅絕之虞,更何況弱小的黃鼠狼呢!人們之所以討厭它,只知道它偷禽為害,獵食逞強,卻很少去探究它維持生態平衡,造福于我們人類的一面。其實它是老鼠的天敵,本領遠遠甠過貓。據說,一只黃鼠狼一個冬季要捕捉幾百只田鼠。這樣計算下來,黃鼠狼的功勞就不可小覷了!有經驗的老農告訴我,有黃鼠狼的地方,就沒有老鼠的蹤影。

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去?;せ剖罄?,給它一點生存和自由的空間呢!若是它們悄無聲息消失了,地球上不只是單單少了一個物種,人類可能又要出現新的?;?,面臨新的挑戰,這應該不是什么危言聳聽的事情!

  • 責任編輯:秦 俊
  • 審  稿:李 輝
  • 簽  發:姚 偉
bet007足球即时比分 斗牛看牌抢庄20元场 双色球开奖杀号 排列三走势图专业版 北京pk拾全天稳定计划 球琛比分足球即时比分 pt游戏平台pt游戏平台 快三二不同稳赚方法 大乐透走势预测 近30期双色球走势 pk10技巧稳赚五码 体彩 pk拾永久免费计划软件 广东时时11选五技巧稳赚方法 ag揭秘 安格斯 pt电子游戏交流吧